上海破获一起“套路贷”案件:5万借款竟变300万

类别:案例展示    发布时间:2019-01-08 11:43    浏览:

  为偿还3万元的信用卡债务,寿成(化名)找到一家“小额贷款公司”,实际借款5万元却签下了“借款11万元”的借条。噩梦由此开始。在一年半时间内,他被辗转介绍给另外6家不同的“小额贷款公司”偿还虚高欠款,最终这笔欠款的本息竟高达300余万元。走投无路之下,寿成只好将自己和父母的两套房子抵押过户给了债主

  寿成遭遇的其实是近年出现的“套路贷”——以小额贷款为由,通过虚增债务、签订虚假合同等方式逐步抬高还款金额,目的是为了侵占受害者的房产。近日,普陀警方破获了这起“套路贷”案件,犯罪团伙竟利用假结婚、在异地进行“房产全委”公证等手段,绕过本市的房产交易壁垒,最终将受害者两套房产据为己有

  “外地一些公证机构审核把关不严,间接成为了‘套路贷’犯罪团伙的帮凶。”普陀公安分局真如派出所民警张荟頲告诉记者,为本案进行房产全委公证的山西省朔州明达公证处曾长期从事涉及上海地区的房产全委公证业务,目前该单位涉事负责人已被免职处罚

  2015年4月,寿成因无力偿还3万元的信用卡欠款,在网上找到了位于杨浦的一家专门提供小额贷款的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业务员王某审核寿成资质后,答应借款。寿成签订了第一笔11万元的贷款合同,实际到手4万3千元。“这11万元是打到我卡上过,但王某让我到银行取出来,大部分钱都被他们以服务费、保证金和利息等名义拿回去了。”

  同年12月,资金紧张的寿成无法按期偿还债务。王某主动为客户出谋划策,给寿成介绍了另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曾某。但在签订新的借款合同前,曾某提出让寿成把名下位于曹杨八村的一套房子抵押给他,就“出借56万元”还“老账”,合同期为3个月,寿成答应了。“这56万元,我只到手6万元,20万还给王某,剩下的都给曾拿去了,说是利息和介绍费。”寿成说

  转眼到了2016年2月,寿成向曾某支付了4万元利息,但还是无力偿还本金。像王某一样,曾某给寿成介绍了另一家贷款公司。“曾某让我把先前抵押给他的房子解除抵押,转而抵押给这家公司。这样,这家公司就借给我60万元,一部分还给曾,剩下的给我。我觉得可行就照做了,但是借条写的是80万元,20万元差额跟前两次一样,被这家公司收回去了。”

  就这样,寿成的债务已经变成了80万元,但他依旧无力偿还。“好心”的曾某如法炮制,将寿成介绍给了澳华公司。这家公司帮寿成平账后,与寿成签订了一份235万元的借款合同,寿成一分钱也没到手。到了还款期限,寿成还不上钱,该公司负责人张某就胁迫他把曹杨八村的房子抵押给自己,以资抵债

  与这些放贷人签订的借款合同中,利息都十分高昂,寿成已经忘了具体的利率。但最后他欠下的债务本息已经高达300余万元,在张某等人的胁迫下,寿成最终将自己和父母的两套房子都抵押给了一家信托公司

  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民警判断寿成遭遇了一起典型的“套路贷”。在寿成把两处房产抵押过户后,他欠下虚高债务都平了,张某等人收回了所有的借款合同。民警查询发现,寿成的银行账户也确实有相应的资金流水记录。“这些嫌疑人与受害人借款合同肯定也是‘天衣无缝’的,我们很难发现破绽,固定证据。” 普陀公安分局真如派出所民警张荟頲说,刚接到这个案子时有些无从下手

  调查过程中,寿成提供的一个关键信息让办案民警找到了案件突破口。“他开始抵押的曹杨八村的房子,房产证上是他和父母3个人的名字。为了处理房子,嫌疑人曾带着受害人,找了两个老人假扮受害人父母,到山西做过一个‘房产全委’公证。”

  在寿成提供的“房产全委”公证书上,民警看到了有“假父母”的签字。为此,办案民警远赴山西朔州,到当时公证的“明达公证处”核实,这份文件确实由该单位出具。有了这份公证书,意味着这套房产可由寿成全权办理抵押、交易等进行处置

  “张某教唆我去做公证,目的是把房子放到我一人名下,就可以不让我父母知道由我全权处理了。”张某雇佣了两名社区居民扮演寿成父母,与其一同赴朔州进行公证。“房产证、户口本这些资料,都是我从家中偷偷拿出的,我父母都不知道。”

  公证过程异常顺利。反沪后,张某发现寿成名下有一套自己的房产,这套他和父母共有的房子不能以交易方式过户到寿成名字。为了绕开上海的二手房交易壁垒,该公司随后要求他与一名陌生女子办理“结婚”及“离婚”手续,以婚后首套房的名字,顺利将房产过户给寿成。之后,张某等人带寿成至某信托有限公司抵押平帐,将房屋所有权抵押给该公司,并把押房产换来的450余万元现金分赃

  凭借这份由他人假冒当事人进行虚假公证的材料,今年11月,普陀警方一举将本案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其余嫌疑人也被警方列为网上追逃

  日前,记者在普陀区看守所看到了,假扮寿成母亲到山西“协助”虚假公证的江某。据她回忆,2016年6月在社区棋牌室经一位中年女子介绍,认识张某等人,并以3000元的报酬答应对方“到山西签个字”。在张某手下的带领下,江某和另一名假扮寿父的男子朱某一起,在朔州明达公证处文书上,伪造寿成父母的签名,完成了一次虚假公证。江某称,整个公证全程并不复杂,没有核查身份证件,仅数分钟就签字了事

  据普陀警方介绍,事发后,和朔州市司法局取得联系。经调查发现,该局下属的明达公证处于2016年4月至12月期间,共办理46份涉及上海地区的房产全委公证业务,均存在虚假公证嫌疑。目前,该局已撤回这46份公证文件,同时停止下属公证单位办理涉沪的房产公证类业务

  记者了解到,朔州市司法局此前也曾发布公告称:自2017年4月5日起,本市各公证机构也对所有涉及民间借贷类公证、有限合伙公司募集资金及其他涉及非金融机构的理财活动的公证事项,一律暂缓受理;2017年4月5日之前已经受理的一律暂缓出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