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套房全国5万多套房!数百架飞机!神秘富豪

类别:案例展示    发布时间:2019-01-07 10:33    浏览:

  “我说老伯,这东西可能是玉石吗?明明就是普通的石头,五块钱,你不卖就算了。”张均蹲在火车站外面的地摊前,手里拿着一个核桃大小的石珠,正与练摊的老伯讨价还价

  这石珠虽然表面粗糙,但是一面黑一面白,猛一看像个眼珠子似的,正因为看上了这一点,张均才要买下它玩

  练摊老伯看了那石珠一眼,心说这不是我前天在荒山上捡到的破石头吗?居然也有人买

  他心中一喜,却便装作肉痛的样子,道:“哎呀,你这个小青年,砍价这么狠。罢了,五块就五块,这是咱的头一炮生意,便宜你好啦。”

  一看老伯答应得这么容易,张均反而有点后悔了,越看越觉得手中的石球只是块破石头,说不定就是块普通鹅卵石,一毛钱不值

  “唉,算了,五块钱而已,就算是块石头也没什么。”张均心中这样想着,便爽快地给了钱,拿了石珠离开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虽然到处投简历,但都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也无。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心情很是烦闷

  就在前几天,他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电话是大学同学叶倩打来的,邀请他参加第一次同学聚会

  说起来,张均与这二人之间还有一段恩怨纠葛,对方叫他参加同学聚会,未尝不是一种炫耀

  由于那叶倩愿意报销来回的火车票,所以他毫不客气地买了一张九百多块钱的高级软卧票。对他来说,能宰陈富生一刀,绝对让人愉快

  这种高级软卧,一个房间只有两张卧铺,空间较大,颇为舒服。张均来的时候,对面的卧铺空着,只他一人

  火车启动,随着车厢有规律的晃动,张均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看到一尊丈八高大的金身佛陀盘坐虚空,向他微笑颔首

  再之后,那佛陀左眼突然射出一缕金光,打入他的眉心。这时,张均感觉脑袋一阵刺痛,突然就大叫一声,醒转过来

  睁开眼后,张均感觉双眼一阵酸涩刺痛,他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喃喃道:“见鬼了,怎么迷了眼睛。”

  女孩二十多岁,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小西装,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下面则是一条OL包臀短裙,再配上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整个人显得非常时尚

  女孩无疑是位大美女,鼻梁很直,眼睛很媚,肌肤白而细腻,前凸后翘,一下子就将张均的目光给吸引了

  张均强行将自己的目光从美女身上移开,也报之一笑。不过,他没坚持多久,又鬼使神差地偷眼瞄了过去

  由于这个时候,美女正在放置行礼,并没有注意这边,所以他这次看得非常大胆,注意力非常集中。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双眼一阵温热,若有人注意他的双眼,就会看到淡淡的金光一闪而过

  美女闻声,不由转过身来。她这一转身,立即给出一个正面的大特写,让他鼻血差点就流出来

  美女注意到,张均居然在盯着自己的下边看,不禁皱起柳眉,展露出一丝凛然之色

  张均这么一受刺激,眼中的美女立刻又都恢复原貌,美女还是穿着小西装,不再是之前的模样

  “你不舒服吗?”突然,悦耳的声音响起。原来那位美女看到张均的表情一会儿震惊,一会儿疑惑,一会儿又纳闷,不由得好奇

  感觉张均之前应该不是故意盯着自己那个地方看,美女也就不再多想,点点头,继续收拾行礼

  张均胸口“怦怦”乱跳,心想:“如果刚才不是幻觉,我是不是还可以看到不穿衣服的美女呢?”想着,他忍不住又盯着美女看

  由于这次有了准备,所以张均清楚地看到,先是美女的外衣消失,接着连内衫也消失了,那随着车厢摇晃的波涛汹涌,少说也有D杯的规模

  能够偷窥美女漫妙的身体,让张均心中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他心跳得更快了

  一边被美女的火辣的身体刺激着,一边又被自己拥有的这种能力而震撼着,张均的心脏跳得更加剧烈

  而就在此时,他居然又感觉自己的目光再度深入,他便看到了美女的肌肉、骨骼,甚至五脏六腑,看到了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肌肉的收缩

  这一幕较之前更加刺激,他又“啊”得一声,吃惊之下,便从这种透视的状态退出

  美女摇摇头,她已经放好行礼,铺好了铺盖,这时坐了下来,打量了张均一眼,感觉眼前这个男生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容貌有几分秀气

  看到美女打量自己,张均心中突然就有一种冲动,这样美妙的一个身体,若能被自己搂在怀里肆意蹂躏,那真是再好不过啊

  每个人,特别是男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阴暗龌龊的想法,只要这些想法不付诸于行动,那就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现在的张均,也就是在内心中意淫一把,并不会真的这样做

  心中闪过几个念头,张均突然觉得这美女有几分眼熟,就说:“美女,我感觉你很面熟。”

  张均却一脸认真地摇摇头,说:“我确定曾经见过你。”他低下头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道,“我记起来了,你是不是毕业于东海大学?”

  张均笑道:“我还知道你名叫林娴,零七级毕业,人称东海大学建校以来的第一美女校花!”

  美女确实名叫林娴,她一听张均居然是校友,而且还以第一校花来称呼她,心中便有几分高兴,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校友。”

  林娴是东海大学零七级的学生,当年东海大学的焦点人物,被男生们称作建校以来的第一美女。张均是零八级的,比林娴晚了一级

  林娴听说张均曾向叶倩表白过,便明白他此去必然非常尴尬,就说:“学弟,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呢?”

  张均干笑一声,并不想他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就转移了话题,道:“学姐这次去东海,又是为了什么?”

  林娴道:“我在一家珠宝公司做事,这几天东海正举办赌石节,所以想过去看看能不能收购些翡翠货源。”

  赌石节?张均心中一动,他刚刚发现自己拥有透视的能力,要是前去赌石,岂不是一赌一个准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的心便猛跳了一下,强压下心中的兴奋,道:“学姐,我能不能也去赌石节长长见识?”

  林娴顿时犹豫起来,若把张均这个大男人带在身边,会有许多不方便。而且,此行有重任在身,她也不好分散精力

  看到林娴的表情,张均知趣地道:“如果学姐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也能过去。”

  他这样一说,林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道:“没什么方不方便的,张均你既然对赌石感兴趣,我们就一起去,也好彼此照应。”

  林娴笑道:“这些都是翡翠样品,你既然要去赌石节玩,那学姐帮你上上课好了。”

  张均看了林娴一眼,心中好感顿生,他可是知道翡翠的价值,这些样品怎么也值个百八十万的,对方就这样拿给他看,毫无防备,这是一种可贵的信任

  他接过皮盒,一样样看过去。当他集中精神的时候,视线便深入到了翡翠样品的内部。这是一种神奇的感觉,翡翠内部晶体微粒的排列结构,居然被他看得分明

  “我为什么突然有了这种能力呢?”张均忍不住思索起来,感觉一切像做梦一样

  “翡翠属硬玉,它的品质,要看几个方面,第一是颜色。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颜色,红、绿、紫、蓝、黑等,不管哪一种,只要具备浓、阳、正、艳、匀五个特点,那么它在同类颜色中就是级别最高最好。至于同一级别,哪种颜色的翡翠更珍贵,那要看个人的爱好,以及市场当时的反应。”

  “第二是底水,也称‘水头’,指的是翡翠的透明度,水头越好,翡翠的价值越高。比如透明的玻璃底翡翠,价值高于半透明的白水底,后者又高于糯米水样的糯化底翡翠。底水与下面要说的种头,基本上决定了翡翠的价值。”

  “第三个是种头,种头是翡翠的整体反应,给人的第一直观感觉。种头分为老种、新种、新老种;又能划分为玻璃种、冰种、糯种、油青种等。当然一件翡翠的价值,还要看镶嵌、雕工、大小、打磨等方面。”

  林娴一边讲解,一边拿出相应的样品让张均观看。每当此时,张均都会将视线深入样品内部,观察它的晶体结构,颗粒大小

  可以说,通过这种观察,他对翡翠的了解,远远超过了任何一位翡翠玩家,因为别人不可能像他这样入微入细地观察某类翡翠

  张均把上百种样品都看了一遍,心中对林娴的很是感激,道:“学姐,我这次真的长学问了。”

  林娴微微一笑,说:“学弟,看你是个好学的人,说不定以后能成为此道高手呢。”

  张均随即扫了一眼,视线深入她颈部的肌肉,就发现林娴脖子这个地方的血肉,与其它地方的不太一样

  张均的透视与微视能力能够达到分子级,自然可以看清楚气血运行,所以他立即就判断出,林娴的脖子有点小毛病,这是她刚才感觉痛楚的原因

  林娴苦笑:“是啊,昨晚睡觉的时候落枕了,到现在还在难受。”说着,她自己用力地揉捏着后颈,柳眉微皱

  张均心中一动,他的一位表叔专业做推拿按摩,手法非常独到。他当年还跟着学了几手,对于治疗落枕这类小毛病,效果非常明显

  “学姐,你要信得过,我可以用按摩帮你减轻些痛苦。”张均不知怎得,色胆顿生,提出这一建议,能够摸一摸美女的脖子,那也是好的

  林娴看了张均一眼,居然并不拒绝,笑吟吟地道:“那就麻烦你了,我正难受呢,快帮我揉一揉。”

  张均心中一阵激动,刚才他看过了美女学姐的身体,那刺激还没过去。他连忙走过去,先想了想从表叔那学到的手法,然后用双手的虎口轻轻掐下去

  林娴的脖子非常白皙细腻,入手一片滑腻温润,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的目光。张均不由自主又将视线集中了,于是他就能透过衣衫,看到林娴整个光润如玉的脊背和香肩,这让他的手有些颤抖

  随着他的双手轻捏缓揉,一缕奇异的金色能量,从他的左眼射出,细若发丝,没入林娴后颈

  而这时,林娴却是舒服地呻吟了一声,道:“啊~好舒服,好舒服,学弟你的按摩手法真高明。”

  想着,他又集中视线看向林娴颈部。果然,大约十秒钟后,他左眼中又射出一缕金光,打入她的肌肤。这一次,他有所准备,用透视的能力观察那道金光的去向

  他就看到,金光进入肌肤之后,立即渗入附近的肌肉和血管,使林娴的肌肉和血管发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化

  就这样,他一边按摩,一边暗中实验他的透视能力和左眼中发出的金光。通过实验他可以确定,自己的透视范围只有一米多,远了便无法透视

  另外,只有在他双眼聚焦,集中精神的情况下才会产生透视。并且,聚焦的时间超过十秒,左眼就会自动射出金光

  这种金光明显可以改善人体组织的伤病,甚至有可能强化人的体质。关于后者,还有待他进一步验证,目前尚不明确

  林娴只觉得周身懒洋洋的舒服极了,她不由自主地倚在了张均的身上,淡淡道:“学弟,你当回好人,帮我多按摩一会儿。”

  感受着林娴身上的柔软,张均的心思活跃了起来。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子,全身心放开的靠在自己身上,没有其它的心思是不可能的

  张均则趁机又实验自己的透视能力。他一会儿走到车窗门,一会儿又到门口,把一切能够透视的东西,全部看了一遍

  第二是夜视,能够在黑暗中看清楚一切。比如他可以看清楚林娴的肌肉血管,其间就没有借助任何光源

  第三是动态视力极大提升。他通过车窗观察外面景物,那迅速倒退的景物在他眼中变得非常缓慢

  正在实验透视的妙用,张均突然感觉一阵发晕,浑身有种虚脱的感觉。他暗中吃了一惊,难道是过度透视的原因

  他回到卧铺,缓缓坐下来休息,眩晕感让他闭上了眼睛。这一闭上眼,他便看到眉心位置,有一团金色的光球在旋转着,不断释放出金色的光气

  这些光气通过眉心向下流动,然后经过胸口的檀中穴下降,落入丹田,再由丹田位置下行,经尾骨上行脊椎,一路达到了后脑,形成一个大循环

  光气循环了一周,张均的眩晕感觉就消失了。这时他再集中精神观察眉心的光团,就发现它的样子非常像人的眼珠

  张均心头一跳,他连忙朝自己的胸口摸去,要找出那枚花了五块钱买下的石珠。他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石珠,不禁暗暗吃惊

  他推测,那花五块钱买下的石珠,在他睡觉的时候跑进了他的脑袋里面,并让他拥有了现在的透视能力

  而且,这石珠还能释放出金色的能量,金色能量可以治疗病痛,甚至可以强化体质

  “没想到我会遇到这样神奇的事情!有了这种透视的能力,我的人生将从此改变!”张均突然一阵心潮澎湃,激动得握紧了拳头

  他一会儿想到,可以凭借这种能力去赌场狠狠赚上一把。一会儿又想到,借助这种能力从事赌石这一行业,定然可以成为亿万富翁

  不过渐渐的,张均就冷静下来。他明白自己拥有透视能力这件事,万万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让别人看破,否则极有可能招来灾祸

  “看来以后行事要低调才行,闷头发财就可以了,不可乱出风头。”他心中这般想

  他心里清楚得很,有心人若知道他可以透视,定然也想借助他的力量发财,若是他不愿意,就会有生命之危

  甚至,要是国家知道他拥有了这种能力,说不定也会将他抓起来狠狠研究一回,那可就惨了

  “本来想去赌石节上狠赚一把,看来不能这样张扬。而且我现在对透视能力是不是有副作用还不是很清楚,眼下不能随便使用。”

  想到这里,张均又给自己制订了一个计划,去进一步验证自己的透视能力,明白它的功能,产生的效应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林娴醒了过来,睁开眼看了张均一眼,笑道:“学弟,谢谢你了,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林娴林铺上坐了起来,理了理头发,然后歪歪脑袋,笑道:“一点也不痛了,学弟的按摩真有用。”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张均道,“学弟,你的按摩从哪学来的?对枪伤有没有用呢?”

  林娴笑道:“我怎么会中枪,是我的一位世伯,当年在递进打过仗,受过枪伤,每逢阴天下雨,身上就痛得厉害。我看学弟你的按摩很管用,就想问一问。”

  张均如今是无业游民,时间多得是,便笑了笑:“我是个闲人,随时听众学姐召唤。”

  一路上,张均与林娴交谈愉快,不知不觉已到了下午,火车抵达东海站。两人一并出站,站外早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侯在那里

  车上走下来一名穿西装的青年人,三十多岁,体格高大,眼神锐利,整个人非常精神,他向林娴躬身,恭敬地道:“小姐路上辛苦了。”

  上了车,张均心里嘀咕道:“难道林娴是富二代吗?她不是说在一家珠宝公司上班?”

  林娴看到张均的样子,笑说:“学弟,我们先去酒店,洗漱后我带你去珠宝店看一看。”

  林娴白了他一眼,道:“之前没告诉你,我林家是做珠宝生意的,而我呢负责打理东海市的几家珠宝店。”

  林娴似乎发现张均表现出的拘束,道:“学弟,说不定我以后还要给你打工呢。”

  这句似玩笑似激励的话,让张均心头一振,他心道:“张均啊张均,你居然因为别人的财富而自卑吗?不管面对什么人,你当有一颗平常心才对。”

  车子行驶途中,司机道:“小姐这次不该一个人往山区跑,那里民风彪悍,交通非常不便,万一出事,我们不好向老板交待。”

  林娴笑道:“我不是平安回来了吗?而且次收获很大,我已经与那边的几家玉矿,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如果成功的话,将为林家节省大量的进货成本。”

  司机名叫李虎,是一名退役的特种战士,身手极好,主要负责林娴的保卫工作。张均感觉得到,自从他一出现,这李虎便对他有种警惕的态度,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林娴订的是套房,且让张均意外的是,她居然并未另订房间,两人都住在套房内。不过张均很快就知道,那个叫李虎的保镖也住在套房内,这让幻想暧昧情节的他很是可惜了一番

  进入房间,张均沐浴之后换了一身西装。这套西装是他专门为同学聚会准备的,花了两千多块,他为此肉疼了好几天

  不过此时想来,这套西装买得值了,因为他遇上了林娴。林娴的着装优雅大方,性感迷人,伴随美女的他若是穿得太随便,那就太不协调了

  这时,林娴正在客厅里通着电话。当她看到一身正儿八经打扮的张均,不禁抿嘴一笑,对他竖了竖大拇指

  通完电话,林娴上下打量张均一眼,笑说:“学弟,你这一打扮挺帅的,既然这么有料,要不要学姐给你介绍位美女呢?”

  林娴飞了他一个白眼:“臭小子,居然敢打学姐的主意,我看你是不想在东海混了。”

  二人开了几句玩笑,林娴道:“你既然换了衣服,就先不去店里,我带你去顶层逛一圈。”

  东海属于国内有数的发达城市之一,而且这家五星酒店背景深厚,所以早在十年前,此地就建立了一家私人俱乐部。张均并不属于这个圈子,自然无从了解

  两人进了电梯,彼此站得很近,此时林娴换了一身淡蓝色的晚礼服,洁白的玉颈上佩戴了一串钻石项链,晶莹烂灿

  她的左腕上,套有一只白玉手镯,羊脂美玉与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彰显出高贵优雅的气质

  林娴对他一笑,贝齿晶莹如玉,她在电梯柔和的灯光下,又透出极致的娇美。加之闻着她身上淡雅的香气,张均差一点就有二度想要透视眼前这位佳丽的冲动

  乘电梯到了顶层,电梯门一开,入眼就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屏风,屏风一侧设有前台

  电梯门口,左右站了两名西装青年男子,全部体格魁梧,眼神锐利,却非常有礼貌地向二人鞠躬,客气地说:“请二位贵宾出示身份。”

  林娴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一张磁卡递了过去,就有一名男子接过卡片,在左侧的台面上一刷,一切数据便显示出来

  这时,前台后面走出另一名男侍者,躬身对两人道:“欢迎林小姐及这位先生,里面请。”说着,便在前方带路

  脚下踩着的是极名贵的手工织毯,张均稍稍用眼光一扫,透视之下,就发现这种地毯针法细密,做工考究,绝非一般人用得起

  侍者将二人引入一座客厅,客厅的面积很大,超过一千个平方米,被隔成若干个小区域,此刻有几十号人在这里散乱地坐着,三五个人一起闲聊

  林娴的出现,吸引了这些人的目光,立即就有不少人站起来,微笑着向她打招呼

  林娴向这些人一一微笑致意,称呼这个周先生,称呼那个赵叔叔,显然都是熟人

  其中一位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五六岁,生得相貌英俊,体格魁梧,他笑着走来,道:“小娴,你可是好久没来了。”

  林娴笑道:“文哥,我这不是来了吗?”然后向他介绍张均,“这是张均,我的朋友。这位是庄文,你叫‘文哥’好了。文哥可是东海的第一公子,这家俱乐部就是他打造的。”

  张均感觉这个人的手稳定干燥,态度也非常温和,心里对他的印象不错,便点点头,笑说:“文哥好。”

  庄文第一眼看到张均,感觉他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还以为张均有非同一般的来历

  不过,在接下来的交谈中,他发现张均出身普通,这让他非常好奇一个普通人,怎会拥有这种让脱俗的气质

  这庄文的家族在东海极有权势,他年纪虽然不足三十,但自幼耳濡目染之下,行事稳健圆滑,交过不少天南海北的朋友,因此丝毫没有因为张均的普通家世而看低他

  几人略谈几句,林娴笑道:“我去做一会美容护理,你们聊吧。”说完,径直向着一个小厅走去,把张均留给了庄文

  张均头回来这种地方,但他并不怯场,想了想,道:“文哥,我第一次来,没什么了解,还请你介绍一下。”

  庄文道:“这家俱乐部设施比较齐全,有棋牌室、健身房、浴厅、美容保健,另外你还可以玩桌球、保龄球、网球。”然后暧昧一笑,“如果兄弟对女人有兴趣,这里还有够味的美人。”

  张均暗暗吃惊,心说这些有钱人真是会享受,看来这俱乐部果然是个好玩的地方。他想了想,道:“文哥,那我随便玩玩吧。”

  这时,台球室内正有两名中年男子对阵,庄文向二人微微点头,便与张均站在一旁观看

  张均看了一会,就知道这二人玩的是国内流行的普通打法,八球。这种玩法,他从初中就开始接触,虽说算不上高手,但也有点水平

  这种清晰,不仅仅因为他的动态视力超于常人,可以看清楚高速运动的物体,还因为他可以准确预测母球的运行轨迹,甚至于球被撞击之后的运行方向、力度

  进一步说,张均的眼睛可以预测力量的作用效果。比如有人挥拳打向他,那么他就能预测对方打哪里,怎么打,打得有多重

  那败北的中年男子索然无味地连连摇头,道:“今天连输八局,到此为止。”说完,他将一叠筹码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那刚刚取胜的中年人听到了张均的话,立即看过来,笑道:“这位小兄弟也想玩玩?”

  庄文笑道:“我这兄弟初来乍到,郭兄你可要手下留情啊。”说着,他向旁边的侍者微一点头,那侍者便送来了二十枚筹码,价值二十万



相关推荐: